第二百二十章 册封(1 / 2)

继往来 荷塘春色 4444 字 12天前

幸儿道:“我要想嫁他,还会从辽国逃出来吗他劫我去辽国,是他的不对,除此之外,他为我做了很多事,甚至杀人,他虽然把我劫去,对我却一直很尊重,以他的能力想要我,是很轻易就能得手,我是无力反抗的,可他没有那样做,他从不忍违背我的意愿,正因为这样,才让我保住清白之身,才有日后你能娶我。而且他过去还救过我的父亲,凭哪一点我都不能看着他死在我面前。你不用因为这件事对我梗梗于怀,抓着不放,如果你放不下,你大可以一走了之,就当你从没遇见我这个人。”

刘瑞生气道:“你,你怎么能这样想我离开你,我每日想你想的都要发疯。让我放弃你,门儿都没有。你生是我刘瑞的人。死是我刘瑞的鬼。今生今世我只和你做夫妻。这一点我已说过就不会再变。”

幸儿道:“你现在是当今的皇上,将来后宫的女人不会少,我这人心眼儿实在太小。容不得自己的夫君睡自己以外的女人,就凭这一点,就犯了宫中的大忌,你是王爷时,你只有我一个女人,勉强可以做到。可现在你的宫中,若再让你只和我做夫妻。恐怕很难办到,即使你愿意守着我一个人。你朝中的那些大臣也不会答应的,与其让你为难,还不如你放了我吧,如果你不放心我带着孩子在外住,你大可以把我送回赢邑的王宫。那里很少有外人去。我在那里安心的将咱们的孩子养大,这样,你尽管后宫中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,我也眼不见心不烦。这样对我们两个人都好。”

刘瑞听她如此说,生气道:“我每天心心念念的要把你找回来,努力把后宫清理干净,让你回来过安稳日子。没想到你到了今时今日,还想着离开我,独自生活,你是不是想把我对你的一片心,一点一点的都撕碎。”

幸儿道:“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。我也愿意和你一生在一起,可让我面对你宫中的众多女人,我不知道哪一天就会崩溃。”

刘瑞道:“我宫中有多少女人不过只有两人。都是为保住我晋国的江山不得已娶的,现在皇后被废了住在庵堂。惠妃有病在身,不过是多养一个人,宫中依然是你我夫妻二人,现在我是皇上,大局已定,轻易没人威胁我再娶别人。你放心,我答应你一生只和你做夫妻,是不会变的。如果我变了,你随时可以离开。”

幸儿破涕为笑,道:“好,一言为定,既然你这么说。一切就听你安排。”

夫妻牵手从房中出来,两人脸上都带着笑,堂屋里的四人见了才放下心来,幸儿给齐惠见了礼,几人在家里吃了午饭,清风早让人安排出行的马车,考虑孩子小,把马车铺上厚厚的垫子。让幸儿和孩子舒服些。

吃饭间,刘瑞将自己打着去赢邑接母妃回宫的旗号出来的,先去了赢邑接了母妃,再拐过来接幸儿。

幸儿问道: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”

刘瑞道:“我派了六路人马四面八方的去找你。这里分给了清明,清明在南方找了大半年,最后是你开的酒楼的一道菜,让他寻到一点线索。”

幸儿问:“是不是那道美丽豆沙”。

刘瑞道:“正是”。

幸儿也将自己半路遇到律古,和为生活开胭脂辅子、酒楼的事跟刘瑞说了。

幸儿道:“我这次走。以后不会再回到这里。把两个店铺都交给律古打理,有了两个店铺,他以后的生活也就有了着落。我们要走的事,让清静去通知他一声。并告诉他这个宅子也一起送给他。”

刘瑞道:“好,都随你。”

吃过午饭,刘瑞等人便登车出城,往京城方向驶去。

一个月后,晋国的议政殿,大殿的龙椅上座着皇上刘瑞,众臣分两班站在下面,将朝上的国事议完。刘瑞道:“国事议完,朕要同你们议议家事,朕的家事也是国事,自朕登基以来,几乎把整个时间都用于战后修复,恢复朝刚,补齐各部空缺,整顿励志。朕的母妃虽同父皇一起葬入皇陵,却没有谥号,经朕与内阁大臣商议,追封朕母妃的谥号为孝贤皇后,前太后为孝敬皇后。众臣可有异意”

这是理所当然的事,下面大臣无一人反对。

刘瑞又道:“第二件,朕从小是由贤太妃扶养长大,贤太妃对朕疼爱有加,特封贤太妃为皇太后,住福寿宫。众爱卿可有异意

下面大臣也没提出反对意见。

刘瑞接着道:“第三件,诺大的后宫不能没有人管理。淑妃为朕诞下皇长子有功,兼其为人又谦恭和顺,朕有意晋淑妃李明月为皇后,朕之长子刘昊宇为恭王。众爱卿可有异意”

朝臣一片议论声,高振由于上次的打击病倒并未返往北地,依然留在京城,此时正在大殿上,听说封李明月为后,虽然心里因皇后不是高家女而不是滋味,可今时不同往日,现在已不是高家独大的时候,再没资本让皇上一定娶高家女为后,那皇后的最佳人选,最好是对高家没有威胁的人。李明月便是最好的人选。

季相是三朝元老,李明月是他孙女的小姑,老人在公证也有私心。当然是无异意。张家是,既然自己家出不了皇后,当然也是希望皇后母家势力别太大,也无异意,只有言管史经法大人出班道:“皇后人选要德才兼备,贤良淑德,淑妃娘娘原来在王府不过是一个无名的侧妃,又不是世家女,家族和本人与社稷没有半点功劳,皇后乃一国之母,后宫之首。只有世家女才堪此大任。皇后人选,望皇上慎重考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