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牛对你弹琴(1 / 2)

看着吊在半空中的秦羽,乐哥满脸贱笑,开口说道。

“小子,听不懂不要紧,等下进入瀑布下慢慢悟去。至于腰带,你完全可以以巨剑替代。”

乐哥说完,屈指一弹,将一颗丹药送进了秦羽的口中。做完这一切,大手一挥,将秦羽送到了那块巨石之上。

等秦羽反应过来时,水流已经轰炸在他的身体上,那庞大的力量在下落的瞬间,便让其身躯险些破碎。

要不是水流所化成的那手臂粗细的巨大锁链绑缚着秦羽,他早就被瀑布砸落下来的水流轰飞了。

秦羽咬着牙睁开眼,入眼见到的却全是透明色的水流在不停的冲刷着他的身躯。

此刻的锁链已经绷得笔直,缠绕在秦羽的身体上,固定住了他的双脚,秦羽的手臂却没有固定,秦羽知道这是让他挥动巨剑,练习乐哥的象神挥鞭呢。

尝试性的舞动下手臂,可是流水下落的力道却只能让他艰难又缓慢的做一些简单的动作,挥不出那迅捷如雷的一鞭。

就在秦羽犯难的时候,他的脑海中一段话语,响了起来,秦羽知道那是乐哥的话语。因为那语调中独有的贱意,可不是谁都能模仿的。

“以心神牵引,以意念挥之,聚全身气力于一点,猛力击之。这水流下落的力量确实恐怖,可是如果你能聚集全身气力于一点,是可以挥出那恐怖的一击的。”

“不要担心溺毙,之前那颗丹药是避水丹。我走了,你能挥出那一击,阵法自动消失。对了,忘了告诉你,避水丹的药效只到今日的午夜十分,想死想活,你自己看着办。走了,别送。”

在秦羽脑海中回响起这句话的时候,乐哥已经站起身来,来到水潭边的一座门前,深深的看了一眼被吊在瀑布内的秦羽后,抬步向门中走去。

此刻秦羽心中很是无奈,心里想着。

‘这他妈玩的也太狠了,这是逼着我学会啊,学不会就是死。咱这玩的是不是有点大啊,赌注减下去点好不好,半死怎么样。’

‘关键还是最后那句,什么叫不送啊,我倒是想送,你把缠的像个木乃伊一样,你让我怎么送。’

就在秦羽在心中吐槽这些的时候,乐哥已经离去了。

吐槽完毕的秦羽,只能被逼的想办法挥出那一击。

可秦羽的全身上下都被水流冲刷压迫,要不是他已经进入到第三境,恐怕现在他动都无法去动。

心念一动,巨剑出现在右手中,抓着巨剑,秦羽开始艰难的在水流中缓慢的挥动着,可是挥动起来的巨剑跟所为的恐怖一击,简直是相差太远,一个天一个地。

秦羽的右手挥动不停,可脑海中却回荡着乐哥的话语,

‘以心神牵引,以意念挥之,聚全身气力于一点,猛力击之。’

话语中的意思秦羽懂,用心神去牵引全身的气力聚集在手上,用意而不用力的去挥出,让全身聚集起来的气力透过巨剑,击打在敌人的身体之上。

可是知道归知道,怎么做啊,至少也得有个说明书什么的啊,只让他秦羽自己研究,他都怕把他自己研究的自爆。

……

时间流逝不停,此刻,外面的世界中,一天的时间已经匆匆而过,圆月已经到了半空。而秦羽还在瀑布中,在哪里傻傻的挥动着手臂,不知怎样才能挥动出那恐怖的一击。

水流中的秦羽闭着眼睛,超控着心神要将全部的力量聚集右手,挥出那恐怖的一击。

随后下一秒秦羽猛然睁眼,右手一挥而出,可是却依然还是缓慢。

在一次失败,然而还不等秦羽失望,便感觉嗓子一紧,窒息的感觉充斥在脑海中,这让秦羽心中不由得一震,避水丹的药效到了。

可药效到了,秦羽却依然没有学会那一击,不用想也知道,等待他的只有死亡。

知道会死,秦羽瞬间慌乱了,连忙拽动身上缠绕着的锁链,只是那水流化成的锁链却坚韧无比,与他手臂粗细又怎么可能是他能拽动的。

时间一点点的流逝,脑海中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,但锁链却依然纹丝不动。

望着全身上下那粗如手臂般的锁链,一丝绝望出现在秦羽的心底,随后如同野草一般,快速疯涨开来。

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?父母如何,他还不知道,就连他们的丝毫消息,他都没有打探到,他怎么甘心去死,又如何能去死。

‘我不甘心,我像野狗一样活了十三年,这十三年来我那一天不是在寄人篱下。终于可以不用在受这份屈辱,可我却要死去,这让我如何甘心。’

‘还有父亲、母亲,他必须要活着,也一定要活下去,无论如何都不能随意的死在这里。’

‘对,活下去,我从不是个懦弱的人,冷静,冷静,有办法的,不就是象神挥鞭吗?难不倒我,十三年孤苦无依的生活,我都活下来了,绝不可以栽在这里。’

想到这里,秦羽的眼睛在次闭上,强忍着窒息的感觉,命令着自己冷静。

此刻,秦羽感觉他的头颅越涨越大,知道那是因为大脑缺氧形成的幻觉,秦羽不敢去管,也不能去管。他只有冷静,也必须冷静,因为他要活下去,可想要活下去,就必须挥出那恐怖的一击。

在这生死的关头,秦羽逼着自己冷静,所有的东西都不要去思考。

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,这样的生死关头,他竟然真的渐渐的变得十分冷静,那是一种空无的状态,在这样的状态中,他感觉他好像得到了自由。

在这种自由中,秦羽紧绷起来的身体都在缓缓的放松,仿佛没有的力量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