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0章 第二春(1 / 2)

听说沈娴在将军府里出了点意外,现今人才慢慢好起来。皇上派太医来诊断孩子还有没有。

沈娴吃了太医开的药也已经一个月了,如若胎儿不稳,再加上意外,一定能流掉这个孩子。

到时候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宣布静娴公主小产了。孩子这事儿就当没有生过。

秦如凉一回来便径直带了太医前往池春苑。他也想看看那个女人如今还有什么可傲的。

两天过去了,从始至终,沈娴都没过问一句腹中孩子。

终于,玉砚实在忍不住了,先问了起来:“公主难道就不关心一下孩子吗”

沈娴挑了挑眉,抬眼看她,云淡风轻道:“关心有用?生死有命,我已经尽力了,岂有看不开之理?”

她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得仁至义尽。

她和秦如凉没有任何的感情牵绊,对腹中孩子也没有特殊感情,之所以一直留着这个孩子,是因为它毕竟是一条生命,而且可能是傻沈娴的全部寄托。

她还没有残忍到要流掉孩子来减轻负担的地步。

可是秦如凉和她不同,秦如凉下得去手。既然这孽是秦如凉造的,没有了孩子往后她沈娴照样可以风生水起,而且再无任何顾忌。

有仇报仇有冤报冤,她眨一下眼睛她就不是沈娴!

这对于现在的沈娴来说,虽有些伤身体,可也不全是坏事。

沈娴比任何人都坦然,既是老天安排的命运,她照单全收。

玉砚哪知道这些,她只知道从前公主爱惨了秦如凉。如今以为公主是怕受不了打击,所以不敢开口询问孩子的事。

玉砚欣慰道:“奴婢知道公主是担心害怕,但眼下公主不用再担惊受怕了,孩子暂时还在的。大夫说公主元气大伤还不稳定,胎儿也虚弱,只要好生将养,也一定能够健康成长的。”

沈娴翻书的手一抽,眼皮一抖,道:“现在公主我才真真有些担惊受怕了。”

那日她明明都淌血了,沈娴很不能理解,肚里这货居然还能没事?这是得有多么顽强的毅力和多么扎实的基础啊!

等这孩子出生,她一定得跟他说一句老子佩服!